您现在的位置: > 行业新闻 > 其它行业 > >>职业反传销"捞人"生意:每次收费一两千至八九万元 职业反传销“生意”遭质疑

职业反传销"捞人"生意:每次收费一两千至八九万元 职业反传销“生意”遭质疑

时间:2017-08-09   来源:www.cninfo360.com   作者:市场调研员   点击:

  职业反传销捞人生意:每次收费一两千至八九万元

  受害者家人在“反传销救人群”里求助

  最近一段时间,在全国对于传销的关注下,刘李冰率领的12人反传销团队也因此迎来了求助和咨询的井喷。从曾经传销组织的A级头目,到专职反传销,刘李冰与传销的“较量”已有8个年头。现在,刘李冰的团队每次出动救助,都会额外收取求助人每人1000元至2000元的费用作为补贴。除了刘李冰这样的民间反传销组织外,还有各种帮助寻回误入传销者的组织,他们是以此为生的职业反传销人,收费从一两千元到八九万元不等。对许多急于寻回家人却毫无线索的传销受害人家属来说,他们或许是救命的稻草;但对更多的人来说,职业反传销者与传销者一样,都是难以被理解的。

  职业反传销“捞人”要价2万

  胡慧(化名)与男朋友都在武汉上大学,今年刚升大三。正值暑假,有学长联系男友说洛阳那边有专业相符的暑假工,6月下旬男友就动身去了洛阳。“最初两天我们打电话过去,他总是不能及时接听,倒是也没问家里要钱,就是询问家里的情况”,胡慧说,男友刚到洛阳时表现还算正常,但7月31日的一次联系却让她意识到男友可能出事了。

  胡慧介绍,因为担心一个人打工遇到意外,她和男友早有约定,“如果在外边出了事,我就问一些我们俩知根知底的事,如果出了事或者不方便,男友就乱回答。”31日那天,察觉到电话里男友说话支支吾吾不正常,好像旁边还有其他人教他怎么说的声音,胡慧猜测男友可能是被威胁了。为了确定,胡慧主动问男友要怎么过生日,男友回答说等胡慧9月过生日的时候,自己就回来了,一定给她买礼物,“但其实我们5月就在学校过了生日”。

  这次通话后不久,男友就跟父母打电话要钱。8月4日,男友父母打过钱后,所有人就都联系不上胡慧男友了。胡慧猜测,男友很可能是被拉入传销组织了。8月,她与男友父母一起前往洛阳当地报案,然而由于缺乏实际证据,警方并未予以立案。

  心急的胡慧只好上网求助,有不少人主动为她出谋划策,更有人提出:“我有办法可以救出你男朋友。”胡慧联系后得知,对方原来是一个职业反传销人,开价就要两三万,“也没有告诉我们具体要怎么救”。

  反传销协会自称两小时能找到人

  联系胡慧的人是一个反传销寻人救人QQ群成员,北青报记者以求助人身份加入该QQ群后,当即被告知该群体的救援行动是要收费的。“收费分情况,要看地区,是在哪里找人,大概是什么范围。如果难度是非常大的,费用要七八万元。”一位群成员解释说,费用中除了一些人工费、车费和住宿费外, “主要还是看当事人有没有用一些社交软件,我们要通过一些手段去定位,还要收取一部分技术费用。”

  北京青年报记者检索发现,各大网络平台上,提供寻回受害人服务的反传销组织不在少数。北青报记者随后以受害者家属身份联系了一位自称是京津冀反传销协会成员的职业反传销人张松(化名)。张松介绍说,他所在的反传销协会是几个人自发成立的一个民间反传销组织,已经干了三四年时间。

  在寻找和解救受害者时,需要家属先把受害者的“姓名、照片、家庭住址、大概在什么地方、来了大概多长时间”这些基本信息发给他们。“如果是在整个河北,那就需要一段时间,但如果是在廊坊、燕郊这两个地方,我能确保在两个小时内确定他在什么方位。”张松说,确定方位后,他们会直接进那个村子里,找到该传销组织的领导,要求对方放人。

  • 购买流程

①电话或邮件确定购买意向

②填写并发送报告征订表

>>下载研究报告订购表;

>>下载研究报告订购协议;

③通过银行转帐的形式支付报告购买款项

>>公司账户信息